2017-10

スポンサーサイト

上記の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
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せます。

[ZT]谁来证明那些没有墓碑的爱情

这几日偶考试,再加上背疼,就自动更新了= =

剑心 & 巴
雪地中他向她伸出手说“我来保护你”时飞雪惊鸿,少年执着地承诺他清的瞳孔折射出坚强的光泽。她忧伤而又幸福地拉住他的手,我们却知道悲剧其实一直在酝酿。一直在。之后他踉跄地在大雪中前行,“我来保护你”的声音与无数情景彼此穿插成一副凌乱的景象,他的声音由呻吟般的低语转为歇斯底里的悲鸣:“巴,我们去大津吧!”再之后她的血在满眼的白色映衬下开出大朵大朵的梅花,她笑着对他说:“再见了,夫君。”之后一行清泪自她的眼角滑落,那一刻我们分明听到了雷霆万均伴着他心碎的声响。

致辞:四籁无声,大雪无痕,渺渺有暗香如故,搅碎一湖旧影,抽手唯觉彻骨冰寒。




户愚吕 & 幻海
黄泉路上他和她重逢。他们俩依旧是五十年前的模样,然而时间的蹉跎和沧桑早已经在他们的心上刻下一道又一道不灭的印记,逝去的日子永远不可能再回去,他摘下墨镜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温柔地说了一句:“多谢你一直以来的照顾”而不是“我一直很喜欢你”,幻海望着他的背影皱了皱眉头说:“大笨蛋”也不是“我也很喜欢你”,之后他们背向背迈向彼此相反的路。就这样擦肩而过。

致辞:死的时候不要过忘川,这样你们就可以抱着彼此的记忆轮回重逢,无论等待多少年。




犬夜叉 & 桔梗
她怀着对他的满腔恨意死去,又带着对他满腔的愤怒醒来。有着一双可爱耳朵琥珀色眼睛的少年由始至终不知所措。她说她是依靠对他的怨念而存在,然而当冰释前嫌后她又用若干个理由拒绝消失。她爱他一如既往。然而他爱她却是曾经。他在她和另一个女孩子之间疲于取舍,无尽的忧郁总是在他的眉宇间不经意地泛滥汪洋。多少年前他和她坐在洒满阳光的草地上谈未来,多少年后他和她只能在阴霾的森林中谈过去。他们有过一段成功的交集,却只是曾经。

致辞: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纱罗 & 罗刹
很小的时候就听过“望夫石”的传说,妻子为等待久久不归的丈夫化做了石头,因此得名“望夫石”。许多年之后读到了《圣传》,看到纱罗提着灯站在山崖上为回家的罗刹照明时很自然地想起了这个凄美的传说。而罗刹也和传说中的男子一样没有回来。纱罗一直强忍住的泪水却在匕首刺进喉咙喷出温热血液时一起迸出,她没有遵守和他的约定。而在CLAMP笔下那个约定俗成的世界里,我们却第一次不能责怪她。在遥远的记忆中,那个没有遵守诺言温婉坚强的美丽女子依旧站在高高的山崖边上提着那盏明亮的灯向远处投去焦急而深情的目光。

致辞:之前她等他回家,现在轮到他等她。




松田阵平 & 佐藤美和子
地球人都知道佐藤是注定要和高木在一起的。平日里偶尔白鸟王子插足不仅够不上四两拨千金之势反而成了两人感情间的催化剂。而青山却偏偏在三年前的11月7日安排了一个叫松田阵平的男人夹在佐藤的记忆中让人凭吊。松田和斯派克很像,过去是他们的心甘情愿的包袱。为了复仇松田踏入摩天轮接受死神的挑战,义无返顾。他发给佐藤一个公事公办的信息却又在最后的P.S说“其实我一直很喜欢你”。然后他用自己的正义在“挽救更多无辜的人”的一方天平上压下了砝码,用自己的灵魂在东京一个晴朗的午后,以巨大的摩天轮为背景化做了漫天凄艳的烟花。却也义无返顾。从此,我们也和佐藤一样,心里有一个不可触摸的伤口,一旦触摸就会引发不可抑制的哀愁。

致辞:尽管有时候“再见”不是结束而是开始,但它终究是个令人神伤的词。




玛琉•拉米亚丝 & 穆•拉•弗兰卡
当穆和玛琉依依惜别的时候就知道他们的感情不会仅仅只拘泥同志关系,等之后穆不顾一切地奔回大天使号时就更加确定了他的理由不一定是什么太正当的动机。果然,一路的磕磕绊绊疲惫征战之后的稍作休息时他向她做了含蓄的表白,之后她叫他穆,他叫她玛琉。我们还没有来得及举起酒杯庆祝他的公圆满他就为她挡在了炮束前。爆炸的死亡之光近乎神圣地蔓延过他微笑的脸。一点预兆都没有。一向自持内敛的玛琉失声痛哭:“他明明说他会回来的……”是的,他说过,但这一次他终究失信了。

致辞:有做得到的事,也有做不到的事。他能做的就是让她活下去,做不到的就是陪她一起活下去。




杨威利 & 菲列特利加•格林希尔
战争中的爱情永远没有花前月下的浪漫,于是他向她求婚的桥段是《银英》中少有的温馨,然而田中狡猾地借此在众人的心中留下一个浅浅的缺口,等到菲列特利加悲伤地说:“八年前我是他的崇拜者,四年前我是他的副官,一年前我是他的妻子,今后的几年或是几十年我都将是他的未亡人。”时那个缺口就瞬间化做了巨大的风暴。对于《银英》的那个结局早已接受,但是这么多年了却依旧无法释怀,甚至我们还是会幻想着许多年后变成老人的杨和菲列特利加会在洒满阳光的午后相搀而走,那个时候他们有资格回忆那段战火纷飞的岁月说世事沧桑。然而我们也知道杨的生命将在他33岁的时候倚住冰冷的墙壁喃喃道歉之后死去,而剩下的路,菲只能一个人走。我们能做的仅仅是希望许多年后他们会在九泉下重逢,她会看到他依旧羞涩的笑。

致辞:思念是一条射线,只有起点,没有终点。


● COMMENT FORM ●


給管理員看的= =///

TrackBack

http://buerrangyi.blog67.fc2.com/tb.php/227-fac5794f
引用本日志(FC2BLOG專用)

NEW ENTRY «  | BLOG TOP |  » OLD ENTRY

About ME

不二譲一

不二譲一(Fuji Jiuichi)
Black is traditional...(*ФωФ)

buerrangyi@qq.com
新浪微博

About BLOG

單純白の黒猫
私人文字 請勿轉載

歡迎交換鏈接


**吐槽、各種劇
所有日志表示 鏈接自取 交換鏈接點這裡
留言HELP


次囘是222222
請點到222222的同學留言

Since 2006.12.15
------blank
Since 2013.02.26

About Comments

  • RSS

  • About Categories

    About Works

    2004
    2005
    2006
    ____
    2007
    2008
    ____
    2009
    2010
    ____
    2011
    2012
    2013


    Creative Commons License
    作品采用 知识共享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2.5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

    About Links

    PS:如果LINK有分類錯誤或者有自己想分的類別請給我留言哦

    About Tree

    About Search





    About TAGs

    About Friends

    FC2好友加我點這裡
    ╮( ̄▽ ̄)╭



    About Online

    現在の閲覧者数:

    About Statistics

    free counters

    上記広告は1ヶ月以上更新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ことで広告を消せます。